阿里騰訊入局NFT,你會花5000美金買一條區塊鏈短視頻嗎? « 創投圈

阿里騰訊入局NFT,你會花5000美金買一條區塊鏈短視頻嗎?

欄目:商業頭條 點擊: 22 次

NFT,這個從區塊鏈世界走出的新事物,正快速進入中國文娛行業的視野。

8月3日,許知遠擔任主持的《十三邀》推出300枚"黑膠唱片NFT",在騰訊旗下的NFT交易平臺"幻核App"上線,單價18元,瞬間售罄。

NFT.png

NFT.png

比騰訊動作更快的,是阿裡。

早在今年6月,支付寶就曾結合敦煌、《刺客伍六七》等IP限量發售了4款"NFT付款碼皮膚",有人以150萬價格將其掛上閒魚後,被迅速下架。

最早讓NFT引發關注的,是一幅天價數字藝術品。 今年3月,藝術家Beeple將5000幅畫作組成一件NFT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拍出驚人的6937萬美元的高價。 他也成為全球身價第三高的在世藝術家。

NFT.png

(《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

從Beeple畫作的爆紅出圈至今,整個NFT市場總交易額已超過了5.5億美元。 這當中,Gucci、Nike、NBA等知名品牌都推出了NFT的相關產品,並大受歡迎。

在國內,《真·三國無雙》不同角色的電影海報,已被製作成了NFT產品,在一個名為iBox的平臺上發行。 該平臺還發行了據稱獲得了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授權的《大鬧天宮》系列NFT產品。

NFT.png

有消息稱,Hello Kitty的IP、《鐵臂阿童木》作者手塚治蟲的作品,也都被中國玩家盯上,即將發行NFT相關衍生品。

就在當下的北京,一場區塊鏈數字藝術展正在進行,偌大的展區里擺滿了螢幕。

NFT.png

主辦方Neal Digital Gallery (NDG數位畫廊)和GSV Digital Art的合夥人之一許家田告訴剁椒娛投,這個先鋒的展覽中,就有國產動畫《靈籠》版權方藝畫開天、NDG、GSV和頭部加密藝術家Reva合作推出的區塊鏈數位藝術品。 Reva畢業於中科院計算所,曾是中影數字電影研發工程師,現在她的身份是"區塊鏈數字藝術家"。

展覽中的活躍買家,不少都是在區塊鏈浪潮中迅速致富的"持幣人群",看起來稀鬆平常的一個動圖,或是一個短視頻,可能已被某幣圈大佬花幾千美金買下。

這一次「區塊鏈+文娛」的新浪潮,究竟是一個新未來,還是一個新泡沫?

一、爆紅的NFT究竟是什麼?

簡單來說,我們熟悉的比特幣、狗狗幣、乙太幣,相當於同質化代幣FT(Fungible Token),每枚價格相同、並無區別。

而非同質化代幣NFT(Non-Fungible Token)相當於在虛擬貨幣的基礎上,通過加密憑證的方式,給每枚代幣綁定上某個物品,比如圖片、視頻、虛擬物品、智慧財產權....從而具有了不可篡改、公開透明、獨一無二的稀缺性。

在家裡用螢幕掛一幅數位藝術品,成為了不少歐美名人彰顯品味的新方式。

今年3月,一家公司直播燒毀英國藝術家班克斯的諷刺畫作《Morons/白癡》,而後又以買入價的4倍賣出其NFT版,凈賺30萬美元。 而這幅畫的內容就是擁擠的拍賣場內人們正在競爭一幅畫,畫上寫著:"我真不敢相信你們這群白癡會買這狗屎玩意"。

NFT.png

一張59萬美元的彩虹貓梗圖,一雙一萬美元卻不能穿的虛擬球鞋,一段價值10萬美元的NBA球星經典瞬間視頻...... 類似的高價NFT爭議案例還有很多,網友吐槽相關截圖和視頻等在網上可以隨意傳播,為什麼要花錢購買一串代碼?

但業內人士認為"每個人都可以擁有蒙娜麗莎的印刷品,但真跡只有一副",數位消費主義浪潮下,年輕人對IP的喜愛會讓他們願意購買官方認證、全球限量的"源檔"周邊,以此獲得身份認同感和優越感。

在體育領域,2020年5月上線的"NBA Top Shot"盲盒NFT借助頂級IP的粉絲經濟,將以往的科技發燒友買家,拓展到了更加大眾的市場。 它將傳統球星卡牌改造為數字化視頻,5億美元的總交易額已經超越了加密貓,成為排名第一的NFT收藏品,單張詹姆斯球星卡售價高達10萬美元。

NFT.png

今年,英國也成為首支推出東京奧運會主題NFT的代表隊,將以英國隊在東京奧運會所有傳奇時刻、視頻、照片等為主題鑄造NFT。 國際奧會宣佈,將以歷屆奧運會的藝術和設計為主題推出NFT奧運徽章。

在時尚服飾領域,各大公司都在推出虛擬實境結合的NFT產品。 今年2月虛擬時尚潮牌RTFKT推出600雙NFT球鞋,單品最高售價1萬美元,幾分鐘凈賺310萬美元。 馬斯克還曾發佈合成照片為該品牌的虛擬球鞋帶貨,但他在現實紅毯中穿的其實是一雙普通黑皮鞋。

NFT.png

早在2019年,全球第一件虛擬時裝拍賣成交價達到9500美元,創作公司會負責將NFT服裝P到一張照片上,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穿上了這件衣服,之後就可以將照片放在社交媒體上展示。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這是有錢人的"迷惑行為",但想想大多玩家願意花錢購買遊戲皮膚,有人或許也會把虛擬服飾、球鞋看成買給自己的 "限量皮膚"。

目前NFT高價的爭議,其實有點像2017年全球ICO(首次代幣發行)泡沫。 NFT市場在今年5月創造了30天3250億美元的銷售記錄,但後續也逐漸冷卻。

NFT.png

在一些行業人士看來,NFT泡沫嚴重、價格虛高。 一些內容簡單的天價作品背後多有資本的運作,匿名機制導致交易量和活躍用戶數更容易造假,難以判斷實際供需情況。

另一方面,乙太坊等主流大平臺手續費高,小平臺則有安全風險。 將作品鑄幣上鏈到乙太坊至少需要50美元手續費,這就把許多擔心不能收回成本的小創作者擋在門外。

二、NFT的"中國實驗"

不同於國外的炒作交易,由於我國法律禁止虛擬貨幣,相關衍生品目前也沒有明確法律規定。

但這並沒有妨礙國人在NFT領域的積極探索。

"我們完全是合法合規的。" 當前正在舉行的「區塊鏈數字藝術周」,主辦方再三向剁椒娛投強調其業務的合法性。

"首先我們不發幣,其次,我們的這些區塊鏈數字藝術作品,完全可以用法幣來進行交易。" Neal Digital Gallery 和 GSV Digital Art的合作人陳懷遠說。

今年5月,永樂拍賣、保利拍賣都曾推出了區塊鏈數字藝術的拍賣專場,知名拍賣行的下場,被行業視為一個積極的信號。

根據「永樂拍賣」官方微信公號的消息,5月22日、23日,永樂拍賣分別進行了首個區塊鏈數字藝術線下和線上專場拍賣。 前文提到的區塊鏈數字藝術家Reva,就曾在永樂的拍賣專場中,分別以人民幣90200、人民幣84100成交了她的兩件數字藝術作品。

NFT.png

(Reva視頻形式作品截圖)

然而,當前最受歡迎的區塊鏈數字藝術品,往往都帶有一定的"區塊鏈梗",或是"幣圈梗"。

在這背後,一個顯而易見的現實是,國內NFT的玩家大多依然來自鏈圈或是幣圈,尚未真正普及到大眾圈層。

從事動漫NFT發行的人途傳媒CEO寇仲表示,"目前手塚治蟲NFT手稿的買家主要是認為它有升值空間的區塊鏈投機者,而不是動漫本身粉絲。 ”

一位數字藝術家也表示國內NFT買家大多不是真的對藝術品感興趣。

還有一位畫家表示沒有名氣的藝術家NFT銷量慘澹。 她剛開始在一個小平臺賣畫的前兩周收益不錯,但後來就無人問津,隨後發現自己90%的NFT作品都被一個使用者買走,而這個用戶入手了近2000件作品,她不禁懷疑這是平臺的"托兒"。

利用知名IP投機推出高價NFT作品,也不一定都會成功。

6月8日,電影《真·三國無雙》在ibox平臺發行了30款不同形式NFT,包括售價888USDT到199USDT不等(USDT價格與美元相仿)的劉嘉玲、古力娜扎、古天樂角色海報,由於過於簡單,幾乎沒有任何二次創作,最終在行業內口碑平平,甚至被稱為是"割韭菜"。

但國內的文娛行業,依然對NFT這個新鮮事物蠢蠢欲動。

人途傳媒CEO寇仲對剁椒娛投表示:「目前國內玩法雖然沒有歐美豐富和成熟,但接觸下來感覺中國文娛行業對於NFT這個概念的接受、瞭解程度還是要早於日本幾個月。 ”

"預計9月左右會迎來新一輪熱潮。 期待NFT的熱度給到動漫衍生品一個新的發展機會,包括原畫手稿、虛擬手辦、動漫MV、聲優音訊等等,都有製作NFT的可能性。 "寇仲說。

另一重期待,來自火爆的元宇宙。

"元宇宙中所有東西都可以NFT化,等未來大家都更多地參與到這個世界,我們的虛擬偶像集原美NFT作為最早的一批數字資產,就會有很大的升值空間。" 摩塔時空CEO劉勇對剁椒娛投表示。

然而,由於大多數NFT的底層系統乙太坊無法負荷高頻交易,或處於高流量狀態,NFT遊戲只能完成一些低頻操作,大多是收集、卡牌類遊戲,可玩性較弱,《駭客帝國》《頭號玩家》中那樣的虛擬元宇宙還難以實現。

三、大廠紛紛入局,但監管之下只能做「偽NFT」?

在NFT的浪潮之下,國內各互聯網公司已經悉數入局。

6月26日,網易文創旗下的《三三工作室》在淘寶發行了網易首個NFT作品——小羊駝三三紀念金幣。 7月12日,網易旗下遊戲《永劫間》IP授權發行的《NARAKAHERO》系列NFT盲盒在上線15分鐘內售罄。

今年7月歐洲杯期間,阿裡將C羅等球星的進球瞬間生成NFT數位藏品,還組織了競猜活動,給1600位實名用戶發放了"得分王"同款數位獎盃,並將在未來5年和歐洲杯持續推出區塊鏈作品。

早前6月,支付寶也結合敦煌、《刺客伍六七》IP限量發售了4款"NFT付款碼皮膚"。 原價9.9元的皮膚,在閑魚被標上了150萬元高價出售,最終阿裡緊急在閑魚下架所有相關物品、發佈"NFT不是虛擬幣"的聲明。

NFT.png

國內發展最快的還是音樂NFT領域,5月25日阿朵的NFT數字音樂作品《Water Know》在阿里拍賣上以30.4萬元的價格售出,所得款項全部捐出。

騰訊除了推出音樂NFT,其幻核APP未來出售的NFT還將包含視頻、圖像、3D 模型...... 此舉是騰訊將一直以來面向B端的區塊鏈應用,推向C端市場的首次嘗試。

由於我國法律禁止虛擬貨幣及其炒作行為,國內NFT產品和平臺從譯名、點對點交易、區塊鏈類型、支付方式都和國際市場不同。

首先,騰訊和阿裡都將 NFT 解釋為"數位藏品"、"非同質化權益證明",沒有直譯Non-Fungible Token中的"代幣/TOKEN"。

其次,目前國內平臺服務的本質還是官方和各大影視、音樂、體育IP合作推出批量生產的NFT,頭部企業賺取大多利益。 而使用者僅可收藏展示,不可自行推出NFT、轉手交易、或拿出平臺炫耀。 內容創作者也仍是「為巨頭服務的打工人」,而非「版權擁有者」。

再次,國內上線的各大NFT平台帳號需要實名認證,計價和付款方式也都是人民幣等法定貨幣。

在海外的NFT產品,大多基於乙太坊等公鏈而架構底層設施,從而這些NFT產品買家在購買之後,能迅速以更高的價格對外進行交易。

但在國內,幾乎所有互聯網大廠的NFT產品,都無法進行二次交易,並且產品也都不是架構在乙太坊這樣的公鏈上,而是各家公司自行推出的區塊鏈產品。

例如,騰訊旗下的「幻核app」和電子簽功能,所使用是「至信鏈」;阿里的相關產品,則使用「螞蟻鏈」,這些都屬於聯盟私鏈,而非公鏈。

陳懷遠對剁椒娛投表示,"如果未來螞蟻鏈更加開放,像Android一樣成為所有手機都可以使用的基礎生態系統,而不只是收割自己體系內的流量,我們或許會更願意和它合作。"

可以看出,國內巨頭資本也想在NFT的熱度中分一杯羹,卻還不太敢深入虛擬資產的灰色法律地帶,也並不想將自身"去中心化",有人將其稱之為蹭概念的"偽NFT"。

或許,國內NFT行業要繼續探索的是,如何在政策合規範圍內,將這一工具與影視、動漫、遊戲、名人IP結合,創作出更加豐富多元、內容品質高、價位層次選擇更多的數位衍生品,走出一條成功的新型商業化路徑。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阿里騰訊入局NFT,你會花5000美金買一條區塊鏈短視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