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終獲釋 與美國司法部達成的DPA到底是個啥? « 創投圈

孟晚舟終獲釋 與美國司法部達成的DPA到底是個啥?

欄目:商業頭條 點擊: 21 次

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案9月24日出現突破性轉機,美國司法部與孟晚舟達成延後起訴協定(DPA),並且通知加拿大撤回引渡要求。 加拿大法院隨即終止引渡程式,免去孟晚舟所有保釋條件將她釋放,她可以自由離開加拿大。

孟晚舟獲釋後來到法庭外發表講話,用中英雙語感謝了社會各界對她一直以來的支援,這也是孟晚舟在溫哥華被拘押1000多天后,首次解除腳銬出現在公眾面前。

她表示這一段混亂的時間顛倒了她的人生,但是黑暗當中總有一線光明,永遠不會忘記世界各地民眾給她的祝福。

身處加拿大的孟晚舟離開溫哥華住所的時候神色輕鬆,她當天以視頻的方式出席美國紐約布魯克林聯邦法院的庭審。 孟晚舟否認銀行欺詐、電匯欺詐以及共謀罪,但是美國檢方隨即表示,跟孟晚舟方面達成了延後起訴協定。 只要孟晚舟遵守協定所有條件,美國司法部將在明年12月,也就是孟晚舟被捕4年之後撤銷案件,法官接納協定,孟晚舟以個人擔保的方式獲釋。 美方隨後通知加拿大司法部長正式撤銷引渡要求,孟晚舟代表律師表示很高興達成協議,並且認為撤銷這一充滿偏見的起訴是完全可以預料的,孟晚舟將回家與家人團聚。 預計今天她將會返回中國。

孟晚舟與美國司法部達成的延後起訴協定(DPA)到底是個啥?

孟晚舟案,滙豐銀行的身影頻頻出現。 滙豐近年多次被指控資助洗錢案和違反美國制裁,最後都是以DPA的模式解決。

2019年12月10日,滙豐旗下的總部位於日內瓦的HSBC Private Bank (Suisse) SA (滙豐私人銀行瑞士有限公司)與美國司法部達成一項DPA。 該DPA協定考察期定為3年,如滙豐在期限內表現良好(to demonstrate good conduct),或者證明自己改正過往行為,指控3年後可被撤銷,直接結案。

根據美國司法部網站當時的公告,滙豐私人銀行承認在2000年至2010年期間與自己的雇員、第三方和全資受託人以及美國客戶串謀:欺詐美國稅款;逃稅;提交虛假的聯邦納稅申報表。 2002年,該行大概有720個總價值超過8億美元的美國客戶關係未予申報,截至2007年,該私人銀行的美國客戶有12.6億美元的資產未向美國稅務機關申報。 即使在美國司法部2008年左右開始調查包括瑞銀在內的瑞士銀行業的行為后,滙豐瑞士私人銀行的一些銀行家仍在繼續幫助美國客戶逃稅。

作為協定的一部分,滙豐支付民事和刑事罰款總計1.92億美元,並承認幫助美國客戶向稅務機關隱瞞逾10億美元資產。 其中包括沒收7,200萬美元非法活動所得,向美國國稅局(IRS)賠償6,100萬美元,以及6,000萬美元罰款。

美國司法部當時表示,罰款數額考慮了滙豐瑞士「主動交代其行為」和配合調查人員。 美國司法部稱,根據DPA協定條款,滙豐私人銀行將「全力配合」美國司法部稅務司(Tax Division)和國稅局的調查。 該協定還要求滙豐私人銀行果斷揭露美國可能事後才會揭發的、和美國帳戶相關的資訊。

分析認為,這份協定實質上結束了針對該滙豐私人銀行在2000年至2010年期間活動的、長達數年(2008年至2019年)的調查。

渣打銀行也因涉嫌與伊朗洗錢等原因而與美國簽署DPA。

2018年1月18日,滙豐與美國司法部達成了另一項DPA。 根據滙豐的供述,其交易員在2010年3月還實施了另一起外匯操縱行為,使公司從中獲利約3,840萬美元。 依據DPA的約定,滙豐同意支付約6,310萬美元的刑事罰金。 滙豐還同意繼續與美國司法部和其他外國當局就任何正在進行的相關調查與訴訟開展合作,並進一步加強公司的合規計劃。

滙豐並非唯一

美國司法部數據顯示,除了滙豐銀行外,很多國際大型金融機構相繼因為違反美國經濟制裁政策與説明非法機構洗錢等原因被罰,而很多銀行也會選擇同美國監管機構簽署DPA,化解指控,包括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 N.A.)和美國合眾銀行(U.S. Bancorp)。

2019年4月9日,總部位於倫敦的渣打銀行同司法部達成協定,同意延長雙方簽訂的DPA至2021年4月,並支付罰金10億美元。 該案件源自美國於2001至2007年就渣打銀行違反處理伊朗款項而提出的指控。

2012年12月10日,渣打銀行同司法部簽署一項DPA達成和解,承認其在2001至2007年曾替伊朗客戶通過美國進行數十億美元交易,同意交付6.67億美元的罰金,同時同意美國司法部委任的監督員監控渣打內部操作,以防止渣打再次違規。 該協定在2014年、2017、2018年都有延長。

2013年10月29日,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N.A.)與美國司法部簽署 DPA,承認參與操縱Libor和其他基準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並同意支付3.25億美元的罰金。

2018年2月21日,美國合眾銀行(U.S. Bancorp)和其子公司美國國家銀行(USB)同司法部簽署DPA,承認反洗錢控制不力以及制裁合規風險管控不善,同意支付罰金6.13億美元。

要知道的是,DPA一旦被簽署,一般不會被撤銷,只會達成延長協定。 比如,渣打銀行的DPA便多次延長,美國從中也可以繼續開出罰金。 2014年2月,美國司法部、美聯儲、財政部和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辦公室也與渣打銀行達成和解,渣打對這四個機構支付的罰金為3.27億美元。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講,DPA也是美國聯邦政府"創收"的一種特有方式。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等其他監管機構也傾向於通過DPA化解一些民事訴訟。

2019年11月13日,上任不到1年的美國司法部長巴爾致信美國聯邦通信委員,稱華為和中興構成安全威脅,都"不可信任"。 他在2020年開始和國務卿蓬佩奧一道發表演講,發起對華科技"冷戰"。

滙豐銀行同司法部簽署5年DPA時,《紐約時報》一篇報導就指出,滙豐銀行洗錢案只不過是美國金融機構中針對黑錢的地毯式調查中的一部分,早在2010年,美國司法部門的刑事庭(criminal division)就成立了反洗錢特別小組(Money-laundering task force),從不同銀行手中獲得了超20億美元的罰金。 而此5年DPA對滙豐的罰金基本上將該小組所得罰金加倍。 滙豐2012年業績報告,全年稅前利潤206億美元,跌6%,低於市場預期,這主要也是由於巨額罰款導致。

當然,美國最大的一張銀行罰單是針對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us)。 2014年6月,美國司法部及其曼哈頓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美聯儲、美國財政部、NYDFS以及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辦公室等五個機構,對法國巴黎銀行處以89.7億美元巨額罰款,不過方式是簽署了一份書面認罪協定。

事實上,這種"美式庭外和解"也以一次次案例道出了一個真相:如果你是一個大企業,你就會明白是誰在運營世界上獲利最多的敲詐勒索生意——即便是義大利的黑手黨也不如美國監管體系貪得無厭。 他們的套路非常簡單:找到一家可能行為不當的企業;威脅其管理層"美國可以令該公司無法經營",最好輔以刑事指控;強迫這家公司用股東的錢交付巨額罰款,以達成旨在最終撤銷這些指控的庭外和解。 然後,再尋找下一個目標。

DPA這樣的安排,是監管機構和當事企業直接內部達成的協定,越過了美國的司法體系,法院即便介入也難推翻DPA。 這是因為監管機構(及相關政治勢力)往往有更多裁量權。 更何況,法庭訴訟不但成本高、耗時長,而且因此引發客戶流失、聲譽下滑、股價下跌以及後續的來自美國司法部的進一步監管,都會迫使當事方和美國監管機構簽署DPA。

這是美國監管及執法體系的"長臂法則",這世上也只有美國政府能夠以這種方式施以這種程度的監管。 畢竟,美國有它的終極武器:美元體系和世界員警的身份。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孟晚舟終獲釋 與美國司法部達成的DPA到底是個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