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進入鮑威爾2.0時代,一文回顧他對加密市場的看法 « 創投圈

美聯儲進入鮑威爾2.0時代,一文回顧他對加密市場的看法

欄目:數位財經 點擊: 5 次

今天淩晨,白宮宣佈,拜登提名前總統特朗普任命的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連任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美聯儲相當於美國的中央銀行。

拜登表示,鮑威爾幫助美國在疫情下恢復經濟發揮了關鍵作用。 同時提名了被大眾視為接替鮑威爾最佳人選的萊爾·布雷納德(Lael Brainard)為副主席。 消息公佈后,美國銀行、摩根大通等銀行股普遍上漲,美國公債收益率也有所上升,美元走強。

在鮑威爾的領導下,通脹率遠高於2%的初始目標。 穆迪分析公司預計,不久前國會通過的1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法案",疊加接近2萬億美元的"社會支出和氣候法案",將使美國2022年至2024年期間的通脹平均增加0.3個百分點。

高通脹似乎成為了過去一年市場交易的核心,美國一些經濟領域的學者認為,通脹的持續時間比美聯儲預期的要長得多,這是由於消費者需求增加、供應鏈中斷和工作力短缺的綜合作用。 然而,加密社區的更多人認為通脹主要是由於印鈔。

但高通脹、未達到充分就業、如何恢復經濟、如何創立美國央行數字貨幣這些方方面面也成為了美聯儲目前需要面對的棘手問題。 前美聯儲官員克勞迪婭·薩姆(Claudia Sahm)認為,美聯儲正面臨25年以來的"史上最艱難時期"。

鮑威爾的第二任期將於明年2月初開始,未來幾個月將是決定他在下一任期舉措的關鍵。 下面我們來回顧一下他在過去幾年中對比特幣、穩定幣和 CBDC 的看法。

比特幣是「數字黃金"

鮑威爾在銀行業和政府服務領域長期工作后,於2012年首次加入美聯儲理事會。 那時,比特幣的價格還不到100美元,也主要存在於密碼學愛好者和少數原始交易所中。 鮑威爾並未評論比特幣。

但是當鮑威爾在2018年被提名為美聯儲主席時,比特幣處於一個截然不同的位置,在2017年12月飆升至近20 000美元的價格。

2019年,他將比特幣稱為「投機性的價值儲存手段,就像黃金一樣」。。 在過去的兩年中,他的觀點並沒有改變。 在今年3月,比特幣首次觸及60 000美元的價格時,他在國際清算銀行創新峰會上再次重申,比特幣可以被視為黃金的替代品,他支援一些加密市場參與者的觀點,即比特幣是一種新的"數字黃金"。 然而,鮑威爾也警告了加密資產的波動性。

它們更像是一種投機資產,因此它們用作支付手段並不會特別有用。 它本質上是黃金的替代品,而不是美元。 我認為對於加密資產,公眾需要了解風險,即存在波動性,還有採礦的能源需求,以及它們沒有任何支援。

CBDC 的必要性

事實上,全球超過80%的國家都在探索數字貨幣。 中國的數位人民幣遙遙領先,而在柬埔寨、委內瑞拉和烏克蘭等新興市場國家緊隨其後,歐洲也在向前發展。

中國的數字人民幣一直走在最前沿,從2020年在發達城市內測至今,已經為市民發放了許多數字人民幣紅包,不僅如此,京東、美團等大企業以及部分地區的地鐵也在緊鑼密佈的試點。 早在2014年,中國人民銀行就啟動了對數字貨幣的研究,2016年成立央行數字貨幣研究院,2019年年底便完成了頂層設計、標準制定、聯調測試等工作。

2019年,在大洋彼岸的美國,哈佛舉辦的一場關於"數字貨幣戰爭:國家安全危機類比"的會議,彷彿將會議室變成了白宮情報室。 來自哈佛和麻省理工學院的教職員工和受邀的前政府官員討論了如果美元的經濟主導地位結束,美國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以及美國是否應該開發自己的數字貨幣。

在會議上,時任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的詹妮弗·福勒(Jennifer Fowler)指出,應認識到中國數位貨幣的危機,這也將是美國面臨的挑戰。 這場危機類比會議表明,中國數位貨幣的發行將嚴重削弱美元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主導地位。

在類比危機會議的同一天,鮑威爾寫給了美國國會一封信,為回應對美國央行在 CBDC 方面競爭力低的擔憂,呼籲儘快推出美國數字貨幣。 "我們已經評估並將仔細分析在美國推行此類計劃的成本和收益,並且正在仔細監控其他國家央行的活動,以確定開發數位貨幣的潛在好處。"

然而時至今日,美國在 CBDC 上並沒有太多進展,原因可能是美聯儲的官員在 CBDC 上的觀點存在分歧,並未達成一致。 雖然鮑威爾極力主張開發 CBDC,還聲稱「如果美國推出數位美元,則不需要穩定幣」。

但美聯儲的副主席蘭德爾·誇爾斯(Randal Quarles)卻認為,鑒於穩定幣的現有效用,CBDC 的研發可能不是必要的。

穩定幣需要監管,但無意禁止加密

儘管鮑威爾並不認為比特幣會對美元構成真正威脅,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將對加密資產放任自流。 他認為,具有低波動性的加密穩定幣是對比特幣等加密資產的改進,但它們無法取代當前的全球貨幣體系。

根據 Coingecko 的數據,截止撰文時,全球穩定幣總市值約為 1 500 億美元,其中 USDT 遙遙領先,佔據了約 49% 的市場份額,緊隨其後的是 USDC,約為 25%。

今年7月,鮑威爾在向國會提交的《2021上半年貨幣政策報告》中談到了穩定幣。 他認為,穩定幣應該以與銀行存款"類似的方式"受到監管。 目前市值最高的穩定幣是 Tether 公司的 USDT,同時也是監管機構審查最嚴格的穩定幣。 雖然 Tether 公司曾經聲稱每個 USDT 都由真正的美元支援,資金存放在某個銀行中,但後來又披露其大部分資金儲備為商業票據或債務。 雖然商業票據是公司的短期隔夜債券,大多數時候它們是投資性的,流動性很強,但是如果市場開始走跌,那時人們會想取回他們的錢。 穩定幣的經濟活動與銀行存款非常相似,它們需要受到類似的監管方法。

目前穩定幣仍然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根斯勒和財政部長珍妮特的擔憂之源,他們成立了一個工作組來啟動與美元挂鉤的資產的監管框架;該組織的報告呼籲對穩定幣進行更多監管,其中市值領先的穩定幣 USDT 可能受到的負面影響最大。

今年9月,北卡羅來納州國會議員泰德巴德向鮑威爾提問一個疑點:

你在7月時認為,如果我們有美國數位貨幣,那麼就不需要加密貨幣。 所以主席先生,作為政策問題,您是否打算像我們在中國看到的那樣禁止或限制使用加密貨幣?

鮑威爾立即澄清道:

不需要的是穩定幣而不是加密貨幣。 我們無意禁止加密貨幣。 但穩定幣就像貨幣市場基金,就像銀行存款。 但它們在某種程度上超出了監管範圍,因此受到監管是適當的。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美聯儲進入鮑威爾2.0時代,一文回顧他對加密市場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