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央行對數字貨幣的重視來談談區塊鏈在中國的發展 « 創投圈

從央行對數字貨幣的重視來談談區塊鏈在中國的發展

欄目:商業頭條 點擊: 815 次

目前得益於區塊鏈技術的持續創新,以及中國龐大的互聯網消費群體,區塊鏈應用在中國也呈現出多元廣泛、積極活躍的特點。區塊鏈領域私募股權投資共計投向挖礦、錢包、虛擬貨幣、基礎設施、底層技術、交易所、相關服務、區塊鏈應用8個領域,中國區塊鏈產業鏈可謂基本成型。

首先我們中國區塊鏈行業發展面臨挑戰

1.清退非法數字貨幣交易所 2.叫停非法ICO

從占比最高的區塊鏈應用來看,私募股權投資領域可分為數據服務、金融、認證確權、文化娛樂等10個領域,其中數據服務、金融和認證確權三個領域佔比較高,三項累計佔比達79%。

8月2日,人民銀行明確提出“加快推進法定數字貨幣研發步伐”,此後又通過多種渠道釋放央行數字貨幣設計理念、技術架構、運營體系、先行試驗區等方面內容,信息指向該幣可能年內推出

央媽數字貨幣的核心意義--志在美元,志在全球

人民銀行急於推出法定數字貨幣,其目標顯然不在於進一步推動境內支付的便利性。應對國際主導貨幣及境外數字貨幣的雙重擠壓,緩解資本項目管制長期化帶來的跨境支付矛盾,應該是央行數字貨幣的重要使命。由於現金數字化後支付寶微信在國內應用已十分發達,對於數字貨幣的出現其實沒有任何價值,那央媽為什麼要推進數字火幣的研發,人民幣國際化才是數字貨幣的歷史使命! ! !

而我們挖掘重點就是跨境支付

首先跨境支付的矛盾在哪

跨境支付與境內支付流程幾乎一致,只是跨境支付有人民幣備付金和外幣備付金,需要把各幣種資金清結算至相對應的備付金賬戶。

coin.jpg

1568782176412763.jpg

1568782242701055.jpg

支付是國際貿易雙方非常關心的核心環節,也是經常產生結算風險的關鍵節點。而現今,當前國際貿易中電匯支付的交易過程中,電匯支付存在支付效率低、結算風險高的問題。而基於區塊鏈的跨境支付交易流程,充分展示區塊鏈跨境支付在降低結算風險、提高支付效率、節省銀行資源等方面的優勢,全新構建了基於區塊鏈技術的跨境支付新模式。

在國際貿易中,傳統的電匯支付需要經過匯出行、中央銀行、代理銀行、收款行等多個機構,這裡每一個機構都有自己的賬務系統和清算系統,不同機構之間都需要建立代理關係;跨境支付中的每筆交易不僅需要在本銀行記錄,還要與交易對手進行資金清算和對賬等,這導致跨境支付中的業務處理速度慢,中間結算成本高,支付效率低,同時還存在相當大的支付風險。

在國際貿易中實際運作模式下,電匯風險分為以下兩種方式:

第一種,貨到付款,出口商可能財、物兩失。

第二種,預付貨款,進口商付款未收到貨物。

而區塊鏈技術的典型特徵是分佈式數據存儲、點對點傳輸、信任共識算法、加密算法等信息技術在互聯網時代的集成創新,具有泛中心化、信任共識、信息不可篡改、開放性等特徵,適合應用於交易雙方需要高度互信的業務情形中,如果能利用新型的區塊鏈技術,構建一套點對點、彼此互相信任的跨境支付結算系統,能夠進一步提高跨境支付的效率,提升跨境支付的安全可靠度,則能大大推動國際貿易的發展

軟銀副總表示,RCS和基於區塊鏈的概念驗證演示運營商主導的服務可以提供的價值:“我們預見新的移動支付服務,還能使商家以數字方式運營,使用規模非常廣泛,以前只適用於大品牌,但它也會讓我們的客戶在購買和旅行習慣方面更具靈活性。”

談央行的數字貨幣,DCEP是且僅是“數字化的人民幣”

我國央行數字貨幣名稱為DCEP(DigitalCurrencyElectronicPayment),即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工具,作為一項自2014年便開始的國家級工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發已進行了5年之久。從目前公開信息看,該數字貨幣在技術上不預設路徑,隨數字技術的競爭和迭代做適應性改變;在經營上採用“央行-商業銀行”雙層運營架構,引入市場化力量共同參與;在管理上採用部分中心化模式,保留中央銀行控制權。開放性、市場化,疊加強有力的政府引導,預計該幣推出後能夠迅速在境內得到應用。

單一錨無法與一籃子貨幣開展國際競爭

貨幣的本質是信用,市場選擇何種貨幣,是各類貨幣信用、可獲得性、流動性等多種因素共同競爭的結果。

Libra錨定的是以美元為主的一籃子貨幣。從7月美國參眾兩院Libra聽證會情況看,臉書不可能繞開美聯儲或其他機構監管發幣。現在無法預測臉書與監管當局會達成何種妥協,但可以肯定,最終被放行的Libra,其以美元為主、一籃子貨幣為錨的基本框架不會改變。臉書有27億用戶群,有涵蓋全球支付、科技、電信、區塊鏈、風投等眾多領域加盟會員的優勢,這會極大豐富Libra的應用場景。

反觀DCEP,100%以人民幣為錨。即便未來發行機構中,有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巨頭的參與,單一人民幣價值錨特性,讓其難以與Libra展開國際競爭。至於在我國境內,區塊鍊等技術可以完全繞開各國搭建的銀行間支付清算系統,監管部門很難通過傳統行政干預阻止Libra的流入滲透。

錨的設定不妨更有想像力

主權信用貨幣時代,人民幣尚難以與發達經濟體貨幣有效競爭;數字化時代,在技術水平類似的場景下,我們恐怕不能期望單純“數字化的人民幣”能夠在與“數字化的全球主要貨幣”的競爭中勝出。著眼於貨幣非國家化時代的國際貨幣競爭,DCEP有必要在其錨的設定上,採用更加開放、更加大膽、更富想像力的方案。

在保留DCEP零售功能定位、不預設技術路線、雙層運營體係以及部分中心化管理模式等框架設計的基礎上,應仿照Libra錨定一籃子儲備資產的特點,以及SDR(特別提款權)的定值方法,確定DCEP的價值錨。

最為簡潔直觀、最具操作性、最為市場接受的錨,是以某一權重的人民幣和美元為權重,以即期匯率折算,確定貨幣籃,如:

1DCEP=1¥=α*¥ (1-α)*$*E

DCEP中的美元以官方外匯儲備為支撐,美元儲備的規模為DCEP發行上限。大體測算,我國外匯儲備中的美元儲備略超過1.5萬億美元。即便將全部的M0兌換為DCEP,也僅約消耗三分之二的美元儲備(匯率按7計算,145378.5億個DCEP,錨定72689.25億人民幣和10384.18億美元)。如此,DCEP有100%的兌付保障,有充足的信用基礎。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從央行對數字貨幣的重視來談談區塊鏈在中國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