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的稅怎麼收,各國紛紛出招成焦點 « 創投圈

加密貨幣的稅怎麼收,各國紛紛出招成焦點

欄目:數位財經 點擊: 11 次

涉及加密貨幣的徵稅難題

根據《朝日新聞》報導,東京稅務機構最近公佈了一起逃稅事件,東京的一家照相館,在三年的時間里,通過加密貨幣説明三個中國人轉移了270億日元(約2.37億美元)到日本用於該國的房地產投資。

由於中國的外匯管制,個人每年兌換的外匯有5萬美元的上限,因而有意投資海外房地產的投資者往往採取別的辦法兌換外匯。 對於東京的稅務機構來說,中國投資者採取何種方式兌換外匯並不屬於他們的管理範圍,但這給他們的徵稅帶來了難題。

上述照相館幫助客戶將加密貨幣兌換為日元,並收取一部分作為傭金。 然而該照相館申報的年收入只有1 000萬日元(約合8萬多美金),稅務機構在核查的過程中,發現該公司帳戶存在著巨額的資金流水。 因此,從稅務機構的角度出發,該公司顯然逃避了大量的稅款。

而該公司的所得無法正常向稅務機構申報,因其顯而易見地違反了中國關於外匯管制的規定。 在這個問題上,已經退休的稅務官員,如今擔任日本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主席的角田沈宏指出:「此案例表明,中日兩國稅務機關需要合作,徹底解開資金流向,澄清此類交易中涉及的問題,並實施處理問題的措施。 ”

然而因為涉及到兩國對待加密貨幣截然不同的態度,合作的難度可想而知。

加密貨幣的天然「避稅」屬性

美國的開國元勳本傑明·佛蘭克林曾經說過,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死亡和稅收是無法避免的。 長久以來,稅收天經地義已經根植於美國人心中。 因而"逃避納稅"這一話題可謂西方語境中的禁忌,一般很少有人公開討論。

但當加密貨幣出現之後,事情出現了一定的轉機,雖然逃避納稅的話題仍然屬於禁忌,但許多加密貨幣用戶對於這一新生事物的"避稅"功能心照不宣。 在此期間,也有一些極端的自由主義者公然宣稱當前的稅收政策不合理,其主要辯解是,美國的稅收有一部分用來打仗,然而作為愛好和平的人,不願意花錢支援打仗,所以除非政府能夠區分開來哪些稅款用於戰爭,否則人們可以拒絕納稅。

持此觀點的代表人物,是被稱為"比特幣耶穌"的羅傑·弗爾(Roger Ver),此人雖然是美國公民,但由於其極端的自由主義態度,最終主動放棄了美國國籍,當然,"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死亡和稅收是無法避免的",身為美國公民,放棄國籍的前提之一是繳清所有稅款。

中美稅收結構的顯著差異

羅傑·弗爾補繳了多少稅款,外界無法得知,他持有巨額的比特幣,由於比特幣距他買入之時已經漲了太多,因此他面臨著巨大的"資本利得稅"。 從這個角度來說,由於比特幣價格持續上漲,較早地放棄美國國籍反而為他解約了一些稅款。 當然,他是否向美國稅務機構如實申報了自己加密貨幣的持有量,或者美國稅務機構是否有能力查清楚他實際擁有的加密貨幣數量則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資本利得稅"這一美國很平常的稅中在中國缺稍顯陌生。 簡單地說,一個人買入一項資產后賣出,只要賣出的價高於買出的價,對於相應所得部分就應當繳納資本利得稅,這與資產的狀況無關,無論該資產是股票、債券、房產或是加密貨幣這樣的新生事物都適用。

其他國家也是類似的做法,例如奧地利計劃於明年3月開始對比特幣、乙太坊等加密資產徵收27.5%的資本利得稅。 韓國稱將在明年1月開始對加密貨幣徵收20%的資本利得稅。

在一些國家,並沒有資本利得稅這種東西,比如新加坡,因此新加坡也成了一定意義上的"避稅天堂"(tax haven)。 對於中國來說,也不存在資本利得稅,比如100塊買進茅臺股票,2 000塊買出,對於資產增值的1 900元完全無須繳稅。

當然,中國並非「避稅天堂」,中國的稅收主要體現在加值稅方面。 對於中國的個人投資者來說,雖然沒有資本利得稅,但由於中國人的財產大多在房產方面,所以對於房產交易來說,中國有一個房地產加值稅,比如100萬買入的房子,500萬賣出,對於增值的400萬部分需要繳納大約5.3%的加值稅。

對於稅務機構來說,徵稅也必須考慮到投入產出比,比如美國人的財富主要在股市,因而針對股票投資的資本利得稅很重要,中國人的財富主要在房產,因而針對房地產的相關稅收來源很重要。

對於一個國家,國防和社會公共服務的支出均來自於稅收,但作為納稅者,天然有少繳或者不繳稅的動力,因而這很考驗各國稅務部門的收稅能力,美國 IRS 的收稅能力在全球政府可謂最強,但人們仍然能找到各種辦法避免繳稅,美國前總統特朗普身為富豪,在2016和2017年都只繳了750美元的稅款,曾引起軒然大波。 對於資產遠不及富豪的普通人來說,通過加密貨幣的方式「避稅」就完全可以理解了,畢竟按照設計,稅收的作用之一是為了減少貧富差距而非擴大。

就中國而言,由於改革開放只有四十多年,對於收稅能力,仍然在建設之中。 此前諸如劉曉慶或是鄭爽之類明星逃稅的事件雖然在新聞可見,但普通人始終覺得此類事件離自己太遠,遠沒有達到像美國人那樣需要雇傭專業會計師幫自己報稅的程度。 不過事情也在慢慢改變,2003年,「金稅二期工程」完成,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加值稅假髮票。 前不久,「金稅三期」完成,使用過個稅申報 App 的讀者應該能感受到其信息準確程度。

目前,中國國內尚且沒有資本利得稅,因而對於加密貨幣的投資者而言,暫時還不需要考慮因為出售加密貨幣獲取利潤的稅收問題,需要考慮的反倒是"出售加密貨幣"這一事件本身是否違反了相關的規定。

中國稅務部門也在關注加密貨幣

10月19日國稅總局旗下中國稅務報刊登文章《防範虛擬貨幣帶來的稅收風險》引發軒然大波。 不過在924之後,央行認定"虛擬貨幣相關商務活動屬於非法金融活動",試圖全面清理這一行業,因此暫時圍繞其收稅是不可能的。

文章稱,根據「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境外交易所此前向我國境內居民提供的服務,可以視為「法無明文禁止」,但必須按照我國稅法,就其從我國境內取得的收入,繳納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印花稅等相關稅費。 按照各虛擬貨幣交易所此前的交易額與收入情況測算,交易所行業總體稅收規模相當可觀,其餘相關行業稅收更有待進一步釐清。

文章稱,儘管我國當前對虛擬貨幣形式的非法金融活動進行了嚴格限制,但是從當前情況看,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在全球範圍內的交易很難在短時間內消失,未來發展的方向也無法確定。 同時,在當前法律框架內,我國對於個人持有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並未禁止,而虛擬貨幣的交易被定義為一種"無效的民事行為",卻並未從法律上明確禁止。

從稅收角度上來看,對於國內企業和居民參與虛擬貨幣的境內外交易,我國應加強部門協作與國際多邊監管合作,重點防範資金違規跨境流出和利用虛擬貨幣在境內外避稅,並將虛擬貨幣帳戶納入金融帳戶涉稅資訊交換之列。

同時,我國應完善相關財產申報登記機制,對持有大量虛擬貨幣的用戶進行實名登記與動態追蹤。 在罰沒收繳、重組併購、破產清算等司法領域,要對虛擬貨幣的處置方式予以明確,避免國家稅款流失。 此外,稅務部門應當主動與央行、金融監管、市場監管、公安司法等部門聯動,嚴厲打擊虛擬貨幣用於地下經濟、走私、洗錢、逃稅等非法行為。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加密貨幣的稅怎麼收,各國紛紛出招成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