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億美金投比特幣,孫正義受了誰的慫恿? « 全球投資俱樂部|創業投資賺錢資訊網站

2億美金投比特幣,孫正義受了誰的慫恿?

欄目:創投快訊 點擊: 84 次

今日,有媒體報導稱,軟銀孫正義在紐約時報峰會上表示,比特幣是“難以理解的”,其此前已投資了2億美元,這是他個人資產的1%。但自從投資比特幣後,看到比特幣的價格每天每五分鐘波動一次,這使他無法專注於自己的業務。而停止對比特幣的投資,他“變得更好了”。

關於孫正義投資比特幣,2019年就有大量的媒體報導,標題也十分吸睛——“孫正義投資比特幣虧損了1.3億美元”,不過當時孫正義並沒有對該新聞做出回應。如今孫正義算是做出了正面的回應。

孫正義為什麼會投資比特幣?這背後又有什麼故事?

很多人知道彼得·布里格(Peter Briger)是峰堡投資集團(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聯席董事長,卻不知道他也是推動比特幣進入華爾街的重要角色。

在彼得·布里格的宣傳下,高盛的前明星對沖基金經理、華爾街傳奇投資人邁克爾·諾沃格拉茨(Michael Novogratz)投身加密行業,創立了有“加密貨幣界的高盛”之稱的數字資產投行“數字銀河”。

同樣也是在彼得·布里格的推動下,峰堡投資拿出2 000萬美元投資購買比特幣,成為了第一家投資比特幣的華爾街公司。

甚至彼得·布里格還試圖推動與富國銀行合作,創立美國第一個受監管的比特幣交易所。

所以,當2017年2月軟銀以3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峰堡投資時,孫正義就注定了會被彼得·布里格“鼓動”買比特幣。

軟銀孫正義被套

一夜之間,全世界都知道軟銀集團的孫正義投資比特幣虧了1.3億美元,因為《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

有知情人告訴《華爾街日報》稱,

2017年底,比特幣接近2萬美元的歷史最高價時孫正義投資了比特幣,在價格暴跌後於2018年初賣出。

也是就是說,在比特幣達到高點的時候,孫正義悄悄入場,然後就被套在了山頂。

有人說,投資比特幣失敗對孫正義的聲譽有損,畢竟他此前的外界形像是一個耐心且具有預見性的投資人。

關於孫正義,廣為流傳的是他投資阿里巴巴的故事,當年只用了6分鐘,就決定投2 000萬美元給馬雲。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後,孫正義獲得了將近1 000倍的回報。

當然必須要承認軟銀及孫正義的實力,但就投資而言,在互聯網泡沫時期,孫正義最值得稱道的也就阿里巴巴和雅虎兩筆,其他的數百起投資大都以失敗告終。可以說,阿里巴巴上市之前,孫正義根本沒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成功投資案例。

無外乎有人說,

孫正義是個被命運女神眷顧的寵兒,碰巧遇到了阿里巴巴這個福星。

不過現在看來,在加密貨幣領域,孫正義卻沒那麼幸運。

孫正義是怎麼跟比特幣結緣的呢?

知情人稱,孫正義是在峰堡投資集團聯席董事長彼得·布里格的鼓勵下投資比特幣的。

峰堡投資集團是一家成立於1998年老牌私募公司,由來自瑞士銀行以及黑石集團的韋斯利·埃登斯(Wesley R. Edens)、羅伯·考夫曼(Rob Kauffman)和蘭德爾·納爾多尼(Randal Nardone)三人聯合創辦。

公司成立不久就迅速擴展到對沖基金、房地產相關投資和債務證券,由高盛出來的彼得·布里格和邁克爾·諾沃格拉茨負責經營。

彼得·布里格是高盛處理不良債務的專家,邁克爾·諾沃格拉茨是高盛的明星對沖基金經理,也是華爾街傳奇投資人,二人推動了峰堡投資之後的發展。

2007年2月9日峰堡投資集團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這是當時美國第一家上市的大型私募股權公司。截至2016年9月30日,峰堡投資管理著701億美元的信貸資產、私募股權、對沖基金和固定收益投資。

2017年2月峰堡投資被軟銀以3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在軟銀架構內獨立運營,彼得·布里格等高管同意繼續留任公司。

彼得·布里格為什麼會推薦孫正義買比特幣,說起來這與彼得·布里格、峰堡投資和比特幣的故事有關。

上市公司高管投身比特幣

彼得·布里格和比特幣的故事開始於2013年1月在加拿大的一次滑雪之旅。

當時彼得·布里格邀請了幾位金融家和企業家到峰堡投資旗下的一家旅館居住,客人中有一位叫文西斯·卡薩雷斯(Wences Casares)的阿根廷人。

文西斯之前創立了數字錢包公司Lemon,2013年Lemon 被LifeLock 收購之後,又創立了比特幣安全公司XAPO。後來文西斯成為PayPal 的董事會成員。

比特幣進入上流社會視野離不開文西斯宣傳,領英的創始人、微軟的高管都聽過文西斯介紹比特幣,PayPal 前總裁大衛·馬庫斯(David Marcus)在文西斯的鼓勵下購買並研究比特幣,PayPal 稱文西斯為“比特幣思想領袖”。

2011年,文西斯就接觸到了比特幣。當時他要將一筆錢從美國轉給阿根廷的朋友,而傳統的資金轉賬渠道時間和成本很大,朋友告訴他說用比特幣是一種不錯的解決方案。

知道比特幣的那天,文西斯就在舊金山找到了願意以8 000美元的價格賣給他2 700個比特幣的人,當晚文西斯就將這些比特幣轉給了朋友。

文西斯因這次交易而迷上了比特幣,這種任何人都可以在線購買的貨幣,其承諾的價值要比比索(阿根廷的法幣)更好。這似乎也為那些無法開設銀行賬戶和信用卡的人們,提供了訪問金融體系的機會。

隨後,文西斯開始寫文章向自己的好友介紹比特幣和自己的使用體驗。

2012年在遊遍了阿根廷之後,文西斯開始了他的囤幣之旅,他通過在互聯網留言板上發布邀約來買賣比特幣,2012年12月份還在阿根廷組織了第一次比特幣聚會。

與此同時,他也開始向矽谷的朋友講述比特幣的種種好處。

比特幣網絡的優勢會將每一個比特幣的價值推向天文數字的值,在此期間,每一個比特幣都可以充當一種簡單安全的價值存儲方式,類似於黃金。

在漫長的滑雪日,文西斯向彼得·布里格和其他人講述了比特幣的運作原理和重要意義。不過在彼得·布里格等人的印象裡,比特幣是一種比較邊緣的技術,活躍之處也是像絲綢之路這種暗網和黑市。

文西斯告訴大家,比特幣並不是只能用於黑市交易,實際上它是一種新的網絡,可以讓資金在世界任何地方自由轉移。

彼得·布里格對於文西斯所講的內容半信半疑,不過憑藉著多年的金融經驗,他也隱隱覺得比特幣似乎是一項有潛力的技術。

聽完文西斯的介紹後,彼得·布里格馬上就給一個最值得信賴的助手發電子郵件,詢問他對於比特幣的了解。回到舊金山後在門頭溝(Mt. Gox)交易所上開了一個賬戶,買了10萬美金的比特幣。

之後,彼得·布里格開始向身邊的同事和朋友介紹比特幣。邁克爾·諾沃格拉茨在彼得·布里格的“鼓動”下購買了700萬美元的比特幣,後來獲得了巨額的回報,並創立了有“加密貨幣界的高盛”之稱的數字資產投行——數字銀河(Galaxy Digital)。

除了宣傳比特幣之外,彼得·布里格也開始和同事商量,如何讓峰堡投資參與到這個新興的市場當中。

第一家投資比特幣的華爾街公司

除了是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大型私募股權公司,在彼得·布里格的推動下峰堡投資還成為了第一家投資比特幣的華爾街公司。

峰堡投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一份報告顯示,該投資集團在2013年撥出了2 000萬美元用於購買比特幣。

有分析人士評論稱,

峰堡投資可能是第一家披露自己持有大量比特幣的上市公司。

當時還有消息稱,峰堡投資計劃推出比特幣投資基金和比特幣ETF,甚至峰堡投資還拉來了富國銀行,打算建立美國第一個接受監管的比特幣交易所。

總而言之,從2013年開始,峰堡投資這家資產管理公司與比特幣產生了緊密的聯繫。

關於峰堡投資想要建立交易所的故事,《紐約時報》財經記者納撒尼爾·波普爾在《數字黃金:比特幣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裡有過記載。

2013年冬天,來自美國最大銀行之一——富國銀行的幾位高管從舊金山前往紐約,參加峰堡投資的總部會議。討論一個非常具有爭議和潛力的項目:創建美國第一個受監管的比特幣交易所。

峰堡投資在曼哈頓總部47樓有一個大型會議室,富國銀行幾個部門的高管如約現身、峰堡投資團隊還邀請了一些支持比特幣的矽谷名人。十幾個人聚集在會議室,峰堡投資的聯合主席彼得·布里格就站起來為這場討論做準備。

彼得·布里格解釋了為什麼峰堡投資團隊對比特幣技術如此感興趣。

這既是一種數字黃金,也是一種廉價且幾乎即時匯款的全新方式。他暗示富國銀行應該跟上比特幣的潮流,因為新網絡有可能挑戰該銀行提供的一些基本服務,例如支付網絡。

彼得·布里格談到目前美國缺乏一個受監管的比特幣交易所,這是峰堡投資和富國銀行可以提供的。

不過這場會議直至結束也沒有討論出一個結果。富國銀行也在比特幣的一次危機後對峰堡投資的提議表示反對。這個建立比特幣交易所的計劃也從未公之於眾。

雖然這兩個金融巨頭最終沒有達成合作,但這次對話卻為華爾街慢慢接受比特幣這種新技術打開了一扇窗戶。

2013年年底,因為比特幣的下跌,峰堡投資在比特幣的投資虧損了20%,這引來諸多媒體報導。《金融時報》發表評論稱,雖然眼下投資比特幣虧損,但峰堡投資的嘗試意義重大,因為以比特幣為首的“基於密碼學的新型點對點數字貨幣”正是華爾街越來越感興趣的領域。

如果說比特幣進入上流社會得益於文西斯在富豪間的奔走宣傳的話,那麼比特幣被華爾街關注則得益於彼得·布里格和峰堡投資。

2017年2月,峰堡投資被軟銀以3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在軟銀架構內獨立運營,彼得·布里格等高管同意繼續留任公司。

從這個時候開始,孫正義就注定了會被彼得·布里格“鼓動”買比特幣。
不過,正如峰堡投資此前在比特幣投資上的虧損一樣,孫正義投資比特幣虧損似乎也並不是一件壞事。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2億美金投比特幣,孫正義受了誰的慫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