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官員炒股引發華爾街熱議 這難道沒內幕交易嫌疑嗎? « 全球投資俱樂部|創業投資賺錢資訊網站

美聯儲官員炒股引發華爾街熱議 這難道沒內幕交易嫌疑嗎?

欄目:商業頭條 點擊: 4 次

本周,就在人們翹首觀望美國總統拜登是否會提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再干一個四年任期之際,另外一則攸關美聯儲的消息卻意外震驚了華爾街——原來美聯儲官員們在去年「鴿聲嘹亮」的同時,也會親自下場炒股,而更令人「眼紅」的是,他們可能還就此大賺了一筆!

據悉,自上週五以來,美國12家地區聯儲中,除芝加哥聯儲外的其餘11家均披露了其高官們在2020年的財務狀況,這些公開披露的資訊有助於深入了解説明制定央行貨幣政策的這些聯儲官員們的持股情況。 而其中,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Robert Kaplan)由於頻繁的巨額交易和豐厚的投資收益,在一時間成為了「眾矢之的」!

"股神"卡普蘭

根據達拉斯聯儲提供的一份財務披露表格,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在2020年進行了多次超過百萬美元的股票交易。 卡普蘭總共持有27隻股票、基金或另類資產,每類資產的價值都超過100萬美元,這些持有標的包括了蘋果、亞馬遜、波音、谷歌母公司Alphabet、Facebook和馬拉松石油等。

usa.png

表格還顯示,卡普蘭去年出售或購買了22隻公司股票或投資基金,涉及蘋果、阿裡巴巴、亞馬遜、通用電氣和雪佛龍等。 他還買賣了iShares浮動利率債券ETF,該ETF跟蹤五年期以下債券的價格,並直接受到美聯儲利率政策和預期的影響。

1631444457589018.png

卡普蘭的財富和在金融市場的活躍表現,與其前任——達拉斯聯儲前主席費舍爾(Richard Fisher)頗為相似。 費舍爾當初在類似的報告中也曾披露過大量資產和交易情況。 達拉斯聯儲的一位發言人表示,卡普蘭的交易得到了該聯儲總法律顧問的審核和批准。

在其他地區聯儲披露的表格資訊中,大多數聯儲主席相較卡普蘭而言都還算"低調",部分人僅持有較少量投資基金,進行大宗股票交易的次數也較少。

其中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包括:波士頓聯儲主席羅森葛籣被列出存在多筆聯合交易的股票,但金額不超過5萬美元。 里士滿聯儲主席巴爾金(Thomas Barkin)在任職之前曾是麥肯錫(McKinsey & Co.) 的高管,他也列出了一些金融資產,每一項資產的價值都超過了100萬美元。

此外,亞特蘭大聯儲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在他的表格中列出了一系列與抵押貸款相關的房地產資產,而羅森葛籣也有一處出租房產。 堪薩斯城聯儲主席喬治(Esther George)則持有一家農場的股份。

一石激起千層浪

美聯儲官員上述投資資訊甫一披露,就在華爾街一石激起了千層浪。 要知道在過去這一年裡,美聯儲採取了多項緊急刺激措施來支撐金融市場,以防止其崩潰。 這無疑引發了人們的質疑,即隨著美聯儲對市場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其道德標準約束是否已經變得過於寬鬆。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上述交易依然是合法的——符合美聯儲的規定。

一位美聯儲官員表示,這些交易都沒有發生在3月底至5月1日之間,這將限制卡普蘭等官員利用有關即將到來的救助計劃的資訊,以謀求獲利的能力。

然而,僅僅是美聯儲官員有可能通過他們職位獲得的信息從而獲得投資上的好處,就已經足以引發外界對該機構道德規則存在缺陷的批評。 這些規則是幾十年前制定的,目前愈發難以跟上美聯儲在21世紀的職能。

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研究美聯儲的歷史學家Peter Conti-Brown表示,美聯儲現在的道德體系僅僅建立在央行是什麼以及應該是什麼這一非常狹隘的概念上。 然而,美聯儲早已從當初主要充當銀行的最後貸款人,轉而充當起了在2008年和2020年的極端危機時刻利用其工具拯救金融體系的市場"救世主"角色。 這也包括了在此次疫情大衰退期間支援長期公司債,併為普通企業提供貸款。

這一角色的轉變,足以幫助美聯儲及其官員提前瞭解到影響金融市場方方面面的內幕資訊。

長期以來,美聯儲官員們一直被禁止持有和交易受監管銀行的證券,這是對美聯儲在銀行監管中扮演的關鍵角色的肯定,但這些明確的限制並沒有隨著美聯儲影響力的膨脹而進一步擴大。

Cornerstone Macro LLC合夥人、曾在美聯儲任職的經濟學家Roberto Perli表示,"有很多人此前擔心美聯儲會做些'壞事',眼下的這些新聞顯然會助長這種看法。 ”

事態發酵無奈「金盆洗手」

最新披露的這些2020年的資訊之所以受到了額外關注,還因為美聯儲在去年推出了前所未有的大規模貨幣刺激計劃,而美股則在天量的流動性釋放下持續刷新歷史新高。

儘管像卡普蘭這樣的地方聯儲主席並不是每次會議上都具有FOMC投票權,但在設計貨幣政策方案時,他們仍會被定期徵詢意見。 批評人士表示,這增加了一種可能性,並可能形成這樣一種觀點,即美聯儲官員們總能夠獲得可能對其個人交易有利的資訊。

Conti-Brown指出,卡普蘭買賣石油公司股票的時候,美聯儲正在討論其在相關氣候金融監管方面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美聯儲在2020年所做的一切——比如將利率降至接近於零的水準,以及購買數萬億美元的政府債券,都影響了股市,推高了股價。

usa.png

目前,隨著美聯儲官員炒股事件在金融圈引發熱議並遭遇廣泛抨擊,身處漩渦中心的幾位地區聯儲主席,已不得不出面表態以令事態降溫。

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和波士頓聯儲主席羅森葛籣週四發佈了幾乎相同的聲明,承諾將在9月30日之前出售個人持有的股票,此舉旨在消除人們對他們去年交易活動的道德擔憂。

羅森葛籣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雖然我的個人儲蓄和投資交易遵守了美聯儲的道德規則,但我仍決定採取出售股票的方式來解決任何涉及利益衝突的問題。 "卡普蘭也呼應了羅森葛籣的表態。 兩人都承諾未來在擔任地區聯儲主席期間不進行任何的股票交易,並且會將股票的收入投資於多元化指數基金,或持有現金。

卡普蘭的前任費舍爾在接受電視採訪時也試圖幫忙緩和這一事態的影響。 費舍爾稱,相信圍繞美聯儲官員投資的爭議"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平息"。 他還表示,「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對卡普蘭先生持有任何特意的偏頗或有罪推斷。 ”

然而,Perli指出,"即使羅森葛籣和卡普蘭承諾只要他們還是地區聯儲主席就不會再交易,但對美聯儲的損害可能已經造成。"

"這對美聯儲真的很糟糕,人們會抓住這一點,說美聯儲在自我交易,"諮詢公司Employ America創始人Sam Bell表示,"人們會認為,這些傢伙影響著貨幣政策,他們在股市上為自己賺錢。 ”

美聯儲改革勢在必行?

毫無疑問,此次事件的發酵可能令美聯儲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對其官員的市場行為作出更嚴格的限制。 法律專家和前美聯儲雇員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美聯儲未來可能禁止官員參與更多對美聯儲政策敏感的證券交易行為。

美聯儲的體系框架目前由位於華盛頓的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共計7位理事成員)和12家地區聯儲組成。 理事會成員由美國政府任命的,並向國會負責。 地區聯儲主席則是由各自地區聯儲的董事會任命,並由聯邦儲備委員會確認,他們不直接對公眾負責。 地區分支機構以法人形式獲得特許,而不是以政府實體的形式設立。

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家、曾寫過一本關於美聯儲政治類書籍的Sarah Binder表示,去年最值得注意的交易基本都發生在地區聯儲官員身上,這可能會引起人們對美聯儲治理的關注。 "這也凸顯了美聯儲瘋狂、怪異和拜占庭式的架構性質,"Binder指出,"幾乎不可能保持規則和問責紅線的統一。 ”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美聯儲理事會官員去年雖然也報告了一些金融活動,但規模較為有限。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H. Powell)報告稱,2019年,他本人或代表其家人進行的有紀錄的交易總計為41筆,2020年為26筆,但這些交易通常只涉及指數基金和其他相對廣泛的投資策略。

在美聯儲負責金融監管的副主席誇爾斯(Randal K. Quarles)的資訊披露中,記錄了其2019年以來對聯合太平洋(Union Pacific)股票的買賣情況。 美聯儲發言人表示,這些股票是誇爾斯妻子的資產,他沒有直接參與這些交易。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和地區聯儲遵守的道德協定大致類似:禁止員工利用非公開資訊牟利;官員們不能在美聯儲決議前後交易,許多證券的持有期為30天。 地方聯儲內部有著自己的道德監督員,他們定期向美聯儲理事會的道德官員諮詢,主席和理事們每年都要披露他們的金融活動。

在去年參與金融活動數量極少的美聯儲三把手、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John C. Williams)表示,他認為有關交易活動的透明度措施至關重要。 "如果你問,這些政策是否應該被審查或改變,我認為這是一個更廣泛的問題,目前我還沒有一個具體的答案,"威廉姆斯說。

值得一提的是,美聯儲官員相關金融交易行為的爭議最近也部分「燒向」了前美聯儲主席、現任美國財長的珍妮特·耶倫(Janet L. Yellen),因為在提名她為財政部長時提交的金融文件顯示,耶倫在離開美聯儲後,在2019年和2020年獲得了逾700萬美元的巨額銀行和企業演講費。

為美聯儲和耶倫辯護的人認為,如果美聯儲限制現任和前任官員參與市場交易,美聯儲將難以吸引到頂級人才。 同時,如果他們不得不在開始聯儲工作時將金融資產轉換為現金,他們可能會面臨巨額的稅收帳單。 而由於美聯儲官員往往具有金融背景,在他們離開聯儲後,禁止他們從事金融業工作也可能會限制其就業選擇。

不過,幾乎沒有人認為,如果耶倫從未擔任過聯儲主席職務,其能夠賺到如此高額的演講費。 人們也普遍認為,在任期美聯儲期間進行大量交易勢必存在內幕交易的風險。

在輿論的壓力下,美聯儲的改革或許終有一日得要擺上日程。

美國參議員伊莉莎白沃倫長期以來一直是華盛頓對美聯儲金融監管方式最直言不諱的批評者之一,她本周再度重申不應允許美聯儲官員進行市場交易。 沃倫週五在推特上寫道:「我之前說過,現在還會再說一遍:國會議員和高級政府官員不應該被允許交易或持有股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