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挖礦崛起:美國批量建廠,馬來西亞成偷電天堂 « 全球投資俱樂部|創業投資賺錢資訊網站

海外挖礦崛起:美國批量建廠,馬來西亞成偷電天堂

欄目:商業頭條 點擊: 288 次

進入2020年,中國在比特幣挖礦業的霸主地位,正在遭遇挑戰。

劍橋大學數據顯示,從2019年9月到2020年4月,中國比特幣算力佔比,從75.62%跌至65.08%。而美國、哈薩克斯坦、馬來西亞等國則在崛起。

哈薩克斯坦引進礦工,是為了扶持當地經濟。美國小城鼓勵挖礦,是因為電力資源過剩。而馬來西亞挖礦崛起的原因,則令人啼笑皆非:在這裡,偷電挖礦被抓後只要補繳電費,就不用坐牢。

眼下,一部分中國礦工正在出海,或者計劃出海。但出海也意味著更多的風險:政局動盪、政策變更、合作夥伴背叛,都可能讓礦工血本無歸。

但毋庸置疑的是,無論是在國內,還是海外,礦業的資本正在向頭部聚集。中小礦工的日子,將越發艱難。

01 海外礦業崛起

作為全球比特幣礦業的中心,全球70%以上的比特幣算力一度都位於中國。然而,近一年來,這個數字出現了明顯變化。

劍橋大學替代金融中心數據顯示,中國比特幣礦場的算力佔比,已經由2019年9月的75.62%,下降至2020年4月的65.08%。

而同期,美國礦場的算力由4.06%增加至7.24%,哈薩克斯坦算力由1.42%增加至6.17%。俄羅斯、馬來西亞、伊朗的比特幣算力也在持續增長,並開始瓜分中國的份額。

ranking.jpg

不同國家月平均算力佔比(2020年4月)圖源:劍橋大學替代金融中心

在這些國家中,哈薩克斯坦成為了算力增長的領頭羊——從2019年9月至2020年4月的7個月裡,這個國家的比特幣算力出現了334%的增長。

哈薩克斯坦的礦業崛起,是因為當地對比特幣挖礦的扶持。

自蘇聯解體,哈薩克斯坦獨立以來,這個國家的經濟就一直高度依賴石油、煤炭等礦產資源出口。為了擺脫對礦產資源的依賴,哈薩克斯坦將目光投向了數字貨幣。

資料顯示,哈薩克斯坦存在著3500MW的電力過剩,如果將這部分電力資源出售給礦工,該國有望獲得每年10億美元的額外收入。

今年6月,哈薩克斯坦創新和航空航天工業部長在議會上宣布,計劃在三年內,吸引7.38億元的數字貨幣挖礦投資,並宣布挖礦可免交稅費。

與此同時,美國的比特幣礦業也在蓬勃發展。如今,美國已經成為了繼中國之後的第二大比特幣挖礦大國。

“比特大陸最近推出的新礦機,有很多都被美國客戶買走了,一筆訂單就是幾萬台。”雲南礦工萬強對一本區塊鍊錶示。

今年6月,美國挖礦企業Core Scientific宣布,從比特大陸手中購入了1.76萬台螞蟻S19礦機。

螞蟻S19礦機是比特大陸旗下的最新款礦機,也是目前市面上能效比最強的礦機之一,單台售價1.4萬元。

Core Scientific號稱,這是比特大陸最大一筆S19訂單。這家公司在美國經營著5個比特幣礦場,總電力規模高達450MW,相當於一個中型火電機組。

在美國,有一些電廠也不甘寂寞,做起了挖礦生意。例如美國紐約的一家天然氣電廠,就採購了7000台比特幣礦機,以消耗過剩的發電量。

ranking.jpg

在電廠內安裝的比特幣礦機 圖源:BlockPitch

在美國、哈薩克斯坦之外,今年另一個飛速崛起的挖礦大國,是馬來西亞。而馬來西亞吸引礦工的優勢,令人啼笑皆非。

在礦圈,馬來西亞有“偷電天堂”的綽號。一位礦工對一本區塊鍊錶示,在馬來西亞偷電被抓不會被判刑,只需補繳電費。

因此,甚至有礦場盜用身份證與房東簽訂租賃合同,只要偷電被抓,就直接跑路。

馬來西亞媒體《南洋日報》報導,2018年,馬來西亞出現了至少50起偷電挖礦案件。而在2020年1月至7月這7個月時間裡,當地偷電挖礦案件就已增長至94起。

02 礦業出海

在海外礦場,不乏中國礦工的身影。

早在2018年年初,路透社就曾報導,比特大陸計劃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建設礦場。報導稱,比特大陸正在當地為礦場選址,並開始與電力部門談判。

魁北克位於加拿大東南部,是加拿大第一大省。當地水資源充沛,電價低廉,且氣溫偏低,可以節省礦機散熱成本。

2019年10月,比特大陸又與加拿大礦業企業DMG達成合作,後者將協助比特大陸管理在北美區域的多個礦場。擁有1.5萬台礦機的比特大陸得克薩斯州礦場,就由DMG管理。

“具體的合作形式很簡單,就是比特大陸出礦機,在當地僱一些員工做經理。”萬強對一本區塊鍊錶示,“而DMG作為當地的地頭蛇,負責搞定供電與地方政府關係。 ”

事實上,在美國開設一個比特幣礦場,並不算難事。比特大陸在得克薩斯州一處小鎮建設礦場的故事,就說明了這一點。

這座礦場位於一座名為羅克代爾(Rockdale)的小鎮。 1952年,美國鋁業公司在當地創辦了美國最大的冶煉廠。此後,羅克代爾的人口翻了一番,達到了5000多人。

但隨著美國製造業的衰敗,這座冶煉廠在2008年後逐漸停產,上千人失去了工作,鎮政府也失去了一大稅源,當地兩家醫院也因此破產。

2018年,比特大陸來到了羅克代爾,宣布將在這裡建設比特幣礦場。它將容納超過30萬台礦機,並為當地提供400-600個工作崗位。

儘管此後,比特大陸因自身原因,大幅縮減了礦場規模,但它仍然在當地部署了1.3萬台礦機,並解決了數十人的就業問題。

不久之後,一些美國本土礦場也湧進了羅克代爾,在當地挖礦。一家名為Whinstone的美國公司還幫當地建設了公園,資助了三名貧困的中學生。

比特大陸與Whinstone的礦機,就安置在美國鋁業公司廢棄的廠房之內。當地市長Chris對美國媒體《Governing》表示:“看著新的東西取代舊的東西,這種感覺真的很酷。”

外界分析,比特大陸在全球特別是北美地區建設礦場,是為了規避國內挖礦市場的合規風險——如果國內法律禁止挖礦,他們就可以直接將國內礦場的礦機遷移到海外。

一位在非洲從事區塊鏈業務的中國人告訴一本區塊鏈,嘉楠近期也在非洲尋找合作夥伴,試圖將挖礦業務佈局到非洲。

03 未來不明

在這個星球上,礦工就像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哪裡有便宜的電,哪裡就有礦工的身影。

而海外國家的礦業之所以發展迅速,也與電費有直接關係。

比如說,哈薩克斯坦是世界上電價最低的國家之一,部分地區每度電甚至不到1美分。

美國也有自身優勢。

美國能源信息署發布的最新官方數據顯示,2020年4月,美國平均電價為每度電10.42美分,約合人民幣0.72元。與國內電價相比,這一價格並不具備優勢。

然而,美國的特殊國情,卻可能讓礦工有機會拿到極低的電價。

首先,美國由50個州組成,各州之間的電費差異極大。例如,夏威夷州電費高達每度30美分,而礦工們青睞的華盛頓州和得克薩斯州,平均電價則分別是每度8.08美分和8.47美分。

其次,美國電費的行業定價策略與國內不同。中國電力行業側重民生,居民電價低於工業電價;而美國則截然相反,居民電價遠高於工業電價。

例如,華盛頓州的居民用電價格為每度9.67美分,而工業用電價格只要每度4.77美分,約合人民幣0.33元。

在這個州,工業用電的平均價格只有0.33元。這就意味著,在這個州的一些地區,肯定會出現比0.33元還低的電價。

最後,美國電力市場高度市場化。早在上世紀90年代,美國就放開了自由售電市場,電廠可以自己找客戶,直接協商電價。

近年來,美國製造業持續蕭條,許多地區的工業用電量大幅減少,電力資源出現過剩。這讓礦工在與電廠談判時,佔據了一定優勢。

“像羅克代爾這樣的地方,以前有鋁廠。鋁廠可是耗電大戶,它停產了,給它供電的電廠怎麼活?這時如果有礦場進來,願意填上用電的虧空,電廠肯定能給出足夠便宜的電價。”一位礦場主表示。

儘管美國礦業如今風生水起,但大多數國內礦工仍然對出海心存顧慮。

“國外人生地不熟,挖礦風險太大。”萬強對一本區塊鍊錶示,“去年礦圈鼓吹去伊朗挖礦的那些人,現在基本都不說話了。”

伊朗挖礦熱退潮的原因很簡單:最近一年來伊朗政局不穩,礦機出入境、礦場經營都受到了影響。

“出海挖礦的中國礦工比較被動。在外邊,各種關係都很難控制。”萬強說,“在一些小國,就算你和總統攀上了關係,等到政府換屆,新總統上台,這關係也廢了。”

他指出,中國礦工出海,最重要的是和當地的合作夥伴形成利益綁定,能一起賺錢,相互依存。

“一些中國礦工出海,最怕的是被當地合作夥伴先利用,後收割。”他解釋,“像比特大陸這樣的礦機廠商,可以控制礦場的礦機供應,當地人肯定不敢怠慢。但小礦工就不一定了。”

礦工老丁則認為,從2018年以來,國內礦圈一直有礦工在嘗試出海。但直至今日,中國礦工出海仍然不是大的趨勢。

多位礦工都表示,自今年比特幣產量減半後,礦業的資本集聚效應更加明顯。

“無論是留在國內,還是出海,以後礦圈的事情,更多的是由比特大陸、嘉楠這些大公司、大資本主導了。”萬強說,“它們動不動就是建幾萬、十幾萬台礦機的大礦場,中小礦工很難跟上。”

海外挖礦的崛起,正在悄然改變著全球礦業格局。

不過,大多數中國礦工表示,短時間內,中國的挖礦霸主地位還難以被動搖。中國仍然是最適合礦工的國家。

但具體到行業參與者,在礦業兼併加劇、頭部效應越發明顯的情況下,無論在國內,還是在國外,中小玩家的命運,都已經岌岌可危。

*文中受訪者為化名。

作者:棘輪、比薩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海外挖礦崛起:美國批量建廠,馬來西亞成偷電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