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山寨TikTok的樂與悲:快速融資後,留存幾乎為零 « 全球投資俱樂部|創業投資賺錢資訊網站

印度山寨TikTok的樂與悲:快速融資後,留存幾乎為零

欄目:商業頭條 點擊: 195 次

Niharika Jain只有23歲,在TikTok上擁有280萬粉絲,月收入高達3萬盧比,她只是眾多在短視頻平台上獲得金錢和名氣的網紅之一,雖然印度政府對TikTok下了禁令,但Niharika並沒有抱怨政府禁止TikTok。

“我們是內容創作者,是我們的才華才讓我們變得受歡迎。如果TikTok不能使用,我還可以利用其他平台來展示自我。”Niharika說。

在印度,TikTok和Likee等中國短視頻應用被禁已有兩個月時間,印度用戶還來不及“悼念”曾經大火的TikTok,層出不窮的印度本土短視頻產品就開始取代TikTok在用戶心中的地位。

在這一場爭奪戰中,大.大小小的印度科技公司爭先恐後推出短視頻平台,以圖分食印度社交生態系統中TikTok留下的漏洞。

在6月29日的禁令之後,短短一個月內,社交媒體平台ShareChat推出了Moj、印度最大音樂流媒體Gaana推出了HotShots、新聞聚合平台Dailyhunt推出了Josh。印度初創企業自然也不願放過這一波浪潮,像Trell、Mitron等產品也在短時間內迅速收割了一批用戶。更有像Bolo Indya和Roposo這樣早幾年就開始接受市場歷練的產品,準備借勢翻身。

用戶很難將這些產品區分開來,它們都打著印度製造的旗號,宣傳標語也如出一轍。“Moj—ShareChat的短視頻應用|印度製造”“Chingari—印度原創短視頻應用”“Roposo—印度自己的視頻應用”“Trell—印度製造的短視頻應用”“Bolo Indya—印度製造的短視頻應用”“Josh—印度製造|短視頻應用”。

雖然這些短視頻平台也獲得了一些融資,但打造“下一個TikTok”需要持續的資金注入,而尷尬的留存率是否能夠再一次吸引到投資者,也沒人說得準。投資過ShareChat和RheoTV的光速印度合夥人Dev Khare說,“在這個領域,你甚至需要5000萬到1億美元才能玩得轉。”

這些印度克隆應用能走多遠目前還不好說,在短期內獲得的光鮮下載量背後,卻是尷尬的留存率。MX TakaTak在第31天的平均留存率為0%,Josh的用戶留存率從第14天就達到了0%。Chingari也從TikTok封禁後第二日高達54%的留存率,在一個月時間內便跌落至1%。

tiktok.jpg

留存率幾乎為零

無論是新鮮血液還是老牌產品,Trell、Bolo Indya、Mitron、Chingari和Roposo等印度克隆應用在這短短的一個多月的時間內下載量猛增,但用印度製造取代中國短視頻產品的戰鬥遠未結束。

作為TikTok的本土競爭對手,Roposo是廣告技術公司InMobi於2014年推出的短視頻應用,在TikTok被封禁後,Roposo兩天內就獲得了2220萬的下載量。

而像Chingari、Trell和Mitron等短視頻應用,在這段期間也取得了下載量的快速增長。在TikTok被封禁後,7月6日,Trell披露,5天時間內,該應用獲得了1200萬次的下載量。

DailyHunt旗下的短視頻應用Josh在給印度《經濟時報》郵件回復中提到,它的視頻播放量已經突破了5億次,平均每個用戶每天播放65個視頻;MX TakaTak則表示,平台每天的視頻播放量超過8億次,平均每個用戶每天播放95個視頻;ShareChat的Moj則拒絕分享具體數據,稱平台的月活為5000萬。

但在不少投資者看來,短期內下載量的激增只是第一步。留住用戶,讓他們沉迷於自己的產品,在這個“贏家通吃”的市場才最重要。

在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的數據下,每一家都沒有提及的指標是用戶留存率。下載用戶中,有多少人在一周後、甚至一個月後還在使用同一款產品。

據行業估算,對於一款短視頻應用來說,12%至15%左右的留存率才算是不錯的。

而這些蜂擁而上的印度本土短視頻應用的表現不盡人意。Chingari是在2018年推出的,其初始理念就是打造一個印度製造的TikTok,在封禁中國相關應用的浪潮中,平台的下載量確實提升了不少。據SimilarWeb的數據,平台用戶中,平均只有54%的用戶在第二天也在使用該應用,第七天的留存率僅有13%,到了7月底,這一比例下跌至1%。

其他應用的表現也沒有太大差別。Moj在第14天的平均留存率就降到了1%,MX TakaTak在第31天的平均留存率為0%,這意味著,首日獲得的用戶,在第31天后就再也沒有打開這款應用了。而Josh的0%的用戶留存率從用戶使用該應用的第14天就開始了。總部位於孟買的Trell可能是在留存率上表現的最好的一款應用,在第30天成功地留住了10%的用戶。

留住用戶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TikTok並不比其他公司更輕鬆。

據《紐.約.時.報》報導,TikTok留住的用戶確實比競爭對手少。據App Annie在2019年6月份的統計數據顯示,大約26%的TikTok新用戶在一周後仍在使用該應用,而Facebook的留存率為45%,Instagram的留存率為44%,Snapchat為32% 。到了同年9月,TikTok的留存率已經上升到39%。

“它(TikTok)在增長,但它們花了很多錢做推廣。我們發現,停止廣告推廣之後,TikTok的留存率其實並沒有那麼強。”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說。

流行來得快,但也很容易就會被淹沒。只有不斷推出新功能,才能保持事物的趣味性和用戶的興趣。當然廣告在推動下載量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但這也需要資金支持。

誰能扛得住“燒錢戰”

“每一款短視頻應用都想要大規模擴展用戶,但並不是每一款產品都會獲得大量資金,很多並不具備吸納資金或構建可擴展應用的能力。我可以打賭,現在擁有高下載量的大多數應用,將在未來一個月內失去90%的用戶。”印度Quotient的創始合夥人Anand Lunia說,該公司此前投資過ShareChat和Roposo。

打造“下一個TikTok”需要一流的工程能力和個性化推薦引擎,並需要數百萬美元的營銷費用、用戶和創作者的支持。

“在這個領域,你甚至需要5000萬到1億美元才能玩得轉。雖然短視頻行業的進入門檻低,但要維持很難。會有無數千篇一律的短視頻應用,而短視頻應用的核心能力需要靠規模化取勝。”投資過ShareChat和RheoTV的光速印度合夥人Dev Khare說。

一些印度短視頻應用正面臨著故障、服-務器以及安全問題,很多應用已無法承受新註冊用戶的負荷。“達到TikTok的水平需要時間和大量資金。良好的用戶體驗才能創造高粘性。千禧一代沒有那麼強的耐心,所以應用中不能出現一丁點技術上的小毛病。社交媒體就是要讓人上癮。 ”投資過Bolo Indya的Ah! Ventures的合夥人Amit Kumar表示。

然而,在印度克隆TikTok的案例中,大多數公司既沒有技術實力,也沒有資金讓用戶留在自己的應用中。更糟糕的是,留給這些公司的時間也不多。

据关注短视频应用的投资者表示,留给这些短视频平台的机会之窗只有六到九个月左右的时间。在这之中的变数也有很多,TikTok是否会卷土重来,即使TikTok最终没有办法重回印度市场,这些短视频应用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盈利,因为它们中的大多数都不知道该如何发展用户群。

但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创业者看好短视频行业,投资人对这个领域也感兴趣?过去一段时间,Chingari筹集到了1亿卢比(约130万美元)的种子轮资金,这笔资金将用于招聘更多人才加速产品开发,并通过提供不间断的短视频内容来吸引更多用户。

而Mitron在短时间内,则先后筹集了2000万卢比(约27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和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创办于2017年的Trell,累计获得了1695万美元的融资,新一轮融资将利用先进的机器学习算法和人工智能增强平台的个性化和推荐引擎。

8月初還有消息稱,據稱ShareChat也正在尋求籌集2億美元融資,籌集的資金將用於進一步發展其短視頻應用程序,擴大營銷力度,將更多的內容創作者引入平台。

投資者稱這就是一場雙向的賭博。“可能最終你會賺很多錢,也可能你會失去所有的錢。”

而絆住TikTok的問題也難保不成為這些印度本土應用的障礙,這些短視頻平台也同樣面臨數據透明度問題。

除此之外,印度克隆應用也沒有明確策略幫助平台用戶進行內容創作;由於缺乏內容創作者,很多平台重複利用舊內容;平台算法推薦相關視頻的技術不成熟,內容推薦機制並不靈敏;未來平台如何處理仇恨言論、攻擊性或色情內容也是一個問題。

中企再奪市場

兩個多月前,印度政府禁止包括TikTok在內的59款與中國相關的應用。9月2日,印度再禁118款中國應用,但還是有中國公司的短視頻產品逃過一劫,正和印度本土短視頻產品瓜分市場。

在同類應用爭相分食TikTok缺席留下的市場空白時,像小米開發的Zili等中國產品排在印度短視頻應用下載量的前列。

據《The Hindu》報導稱,在6月的禁令下達後的三週內,Zili的下載量達到了800萬,增長了167%。Sensor Tower的每日分類排行榜顯示,自7月初以來,Zili在娛樂類應用中的排名一直處在前列。7月中旬,Zili進入印度谷歌應用市場前十名。

2019年,即使TikTok在印度短視頻領域一直處在強者之位,但小米在當地推出了專注搞笑視頻內容的應用Zili,該應用在谷歌應用商店的“娛樂”類目中因此走紅。去年12 月,Zili第一次進入印度谷歌應用商店下載榜單Top 100,排在第74 位。同年7月,小米印度社區發布的一項為期一周的Zili 短視頻的標籤挑戰賽,也曾引發了萬人圍觀。

除此之外,雖然字節跳動的TikTok被禁,但其音樂流媒體應用Resso還能正常使用。2020年3月,Resso在印度正式上線,Sensor Tower數據顯示,6月,Resso在印度的安裝量接近300萬次,在6月和5月都出現了大幅的環比增長。目前,Resso在全球範圍內的總安裝量已經達到了1060萬次,其中約74%的下載量都來自印度。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印度山寨TikTok的樂與悲:快速融資後,留存幾乎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