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火幣CSO&公鏈負責人:交易所的自我顛覆之路 « 全球投資俱樂部|創業投資賺錢資訊網站

專訪火幣CSO&公鏈負責人:交易所的自我顛覆之路

欄目:商業頭條 點擊: 782 次

中心化數字資產交易所,不約而同地走在了自我顛覆的路上。

在中心化交易所佔據業內前三、巨頭瓜分市場份額的格局之下,擁擠的交易所賽道仍時有新玩家入場,其中,去中心化交易所被寄予希望,不少創業公司希望藉此彎道超車。

相較於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代碼開源,規則公開透明,不存在交易所道德風險;同時錢包由用戶掌握,不存在因為交易所被攻擊而發生丟幣的危險。

儘管“看上去很美”,事實卻是,其流動性跟中心化交易所相比毫無競爭力,在安全性和用戶體驗上也不盡如人意。智能合約系統本身不完善,存在被黑的風險;加之對於大多數用戶來說,自己保存資產,還不如放在有品牌保證的大交易所裡來得安心。缺乏法幣通道、鏈上錢包操作複雜、非撮合交易,體驗上也有些“反人性”。

說到底,用戶更希望“Dont Make Me Think”的簡單操作。據媒體統計,目前全球數字貨幣交易所已超過1000家,去中心化交易所不到5%,所佔市場份額寥寥。

但有趣的是,明明已處於絕對優勢的中心化交易所巨頭們,卻陸續決定“自己做自己的競品”,以防被他人蠶食。這是一場不約而同的自我顛覆。

今年三月,幣安宣布將開發一條公鏈,建設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幣安認為,在不久的將來,中心化的交易所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會同時存在,雙方互為補充,共同承擔區塊鏈財產的轉移和交易工作。

在幣安宣布要做公鏈兩個多月後,火幣的公鏈計劃也來了。

“未來世界很有可能是出現自治體系代替公司的趨勢。如果這種形式出現,我們希望是由我們來引領的,而不是到最後是被代替的那個。”

在6月6日的新加坡發布會上,火幣宣布將發動社區力量建設一條“自金融”公有區塊鏈Huobi Chain,各類資產與權證以通證的形式,在公鏈上生成、流轉、公證與確權。同時,火幣在會上介紹了火幣生態、火幣資本、Huobi Labs、火幣礦池、火幣區塊鏈應用研究院等集團業務板塊,宣布了新的集團域名(www.huobigroup.com )。

“我創辦火幣,就是看到數字資產服務不完善的市場缺口。”李林在現場的視頻中說到。當年比特幣等數字資產初現,火幣不是第一家比特幣交易所,卻是國內第一家免費的比特幣交易所。就像淘寶當年被詬病“免費不是一種商業模式”,免費引來了大量用戶。火幣崛起,比特幣中國逐漸消亡。

待到如今,區塊鏈領域已從炒幣進展到追求商業應用的今天,火幣也不甘將自己囿於交易所。

從交易所、礦池再到錢包,火幣佈局了數字資產的產業鏈,也就是傳統的“幣圈”;從資本、資訊,到區塊鏈應用研究院,加上現在的公鏈,火幣也在逐步進軍應用領域,就是所謂的“鏈圈”。此次發布會,也是意在改變品牌認知:自己不僅是一家交易所,而是“數字資產金融服務商”。

然而,一家公司的基因是它的優勢,也將成為它的印記。

正如百度一直想努力從搜索轉型為人工智能公司,阿里每次發財報都會強調國際化、阿里雲和文娛板塊增長多迅猛。說起這兩家公司大家總會覺得前者是搜索,後者是電商。在他們的收入組成上,也確實如此。以交易所起家的火幣,也不例外。

就此,Odaily星球日報獨家專訪了火幣CSO(首席戰略官)蔡凱龍以及火幣生態項目總監陳光,前者在去年加入火幣,負責火幣大方向戰略的製定;後者是火幣公鏈負責人。討論火幣公鏈的緣由和細節,技術領袖怎麼選,以及火幣未來的戰略發展。

交易所,不約而同的自我顛覆

毫無疑問,作為數字貨幣全球交易量前三的交易所,火幣已經成為行業內最有話語權的企業之一。然而不可否認,在公鏈底層開發技術和人才儲備方面,火幣並不具有優勢。況且,它還是一家中心化的交易所,啟動公鏈項目不禁引人猜想其是否要做中心化交易所,將自己顛覆。

與明確表示將推中心化交易所幣安不同,火幣這次啟動公鏈項目的同時,並未提及自身的交易所業務是否會上鍊。

不過陳光錶示,公鏈上線之後,很有可能有相關嘗試,可是,就目前情況看來,先上鍊的很有可能是其他業務。陳光錶示,交易所先放上去可能是治理相關的、Hadax的投票上幣、融資等,也可能是鏈上鍊下結合的形式。原因也不難理解,目前全球最大的三家交易所,都是中心化的。火幣認為,目前的公鏈,從安全性上和用戶體驗上來,都未能超過中心化的交易所。 “如果這些可以克服,我們也非常開放。”蔡凱龍表示。

從火幣所公佈的戰略與李林公開信看來,火幣計劃做的自金融公鏈,甚至比去中心化交易所更為自我顛覆。

就在火幣發行HT、上線HADAX、或幣安宣布啟動公鏈之時,就有很多人猜測火幣是否也要做公鏈。其實那時火幣還未最終決定建公鏈,內部仍在激烈的討論中。約莫在2個月前,路線才逐步清晰,決定做公鏈。蔡凱龍和陳光都告訴星球日報,啟動公鏈項目之前,火幣內部做了非常多的討論。 “包括什麼時候做,為什麼做,公鍊是什麼。單就火幣公鍊是什麼,就討論了很久,最後就定位到自金融。”

“這個概念(自金融)有點抽象。”陳光說,大概能理解為金融的去中介化。 。

“連接了人與信息”的互聯網,帶來最為迅猛的變化,是主流媒體公共話語權的消解,即“傳播的去中介化”,自媒體時代來臨。同樣,自金融可能就是金融脫媒趨勢的極致化。金融的本質是是資源配置的優化,但傳統金融在供需兩側設置了中介/媒介,比如商業銀行、投資銀行、私募基金等,從中抽取了巨大利潤;在互聯網發展之下,P2P、眾籌相繼湧現,直接融資趨勢明顯,產業鏈金融脫媒加劇。 ICO、個人發幣等行為,又為這種趨勢的再一體現。

一如陳光所言,“未來如果自金融時代真的來臨,鏈上甚至都不需要交易所”,遑論交易所是否需要去中心化。

誰掌握了公鏈,誰就掌握了未來

火幣公鏈這個項目,由火幣集團創始人李林提出,也是李林極為重視的。就火幣公鏈情況,項目負責人陳光更多時候需要直接向李林匯報。

蔡凱龍說,火幣做公鏈的原因很簡單,“誰掌握了公鏈,誰就掌握了未來”。image.png

人們總會為新型技術描繪看似遙不可及或滿懷理想主義的藍圖。互聯網誕生之時,有人憧憬它可以連接一切、帶來平等;人工智能技術讓人憧憬人類勞動力的解放,又使人恐懼機器統治人類。區塊鏈也不例外。

“遠地來說,整個區塊鏈行業的夢想,就是自治。”陳光說,在基於區塊鏈自治組織中,可能依然是我們相同的一群人在做著運營火幣的事,可能只是激勵的機制不一樣。 “李林也希望,火幣未來能自己生存下去。”

只是,既然想抓住公鏈這個未來,就必須做好顛覆自己的準備。

“未來世界很有可能是出現自治體系代替公司的趨勢。如果這種形式出現,我們希望是由我們來引領的,而不是到最後是被代替的那個。”陳光說的這句話,也許更能成為,火幣為什麼做公鏈的註腳。

李林也公開表示:“火幣在5年來的運營過程中逐漸意識到,現有的交易平台形態大概率只是金融資產交易的初級形態。隨著區塊鏈技術與共識機制的不斷發展,未來的形態更可能進化為一種全新的分佈式體系,所有資產與權證的生成、流轉、公證與確權都在公鏈上進行。未來將會是一個嶄新的基於區塊鏈的自金融世界。 ”他說,基於此,火幣逐步開始將業務開放到社區進行自治的生態化嘗試。

區塊鏈速度,更緊迫的危機感,更快的自我顛覆

說到底,幣安和火幣,都在自我革命;不過作為後來者的火幣將這場革命目標喊得更為徹底。如果幣安公鍊是要顛覆中心化交易所,火幣公鏈則是要顛覆交易所,甚至整個金融體系。

這兩家正處於行業巔峰地位的交易所,剛藉著ICO風口和監管風波雄起,就開始籌備顛覆自己的計劃。這未雨綢繆、“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覺悟是不是讓互聯網人汗顏。

這就是區塊鏈速度。

商業社會,把你顛覆掉的肯定不是另一個你。任何一家希望“基業長青”的公司,都需要“自我顛覆”。

只是公司崛起與倒下的速度在加快。生產力的線性增長提高了效率,加速了下一個時代到來的步伐,也縮短了一家企業的生命週期。

在傳統行業裡,這個世界還有百年老店。在互聯網世界,時代掌控者的迭代速率已經在加快。諾基亞的塞班手機曾為10年霸主,終被被蘋果與安卓替代。晚於雅虎四年成立、曾為其供應商的谷歌,最終將其送往賣身之路。

而在區塊鏈的世界裡,這個單位速度,只會更快,令人措手不及。

曾經的火幣花了不到兩年計入前三。幣安則恰逢“九四”,在數月內一躍而成全球最大。

自此之後,紛紛入局的從業者也做著同樣一夜暴富、顛覆格局的夢。期盼著,下一次機會來臨,他們自然能成為“下一個幣安”了。

曾經的納斯達克也被諷刺為“垃圾股扎堆”,而這個世界裡,顛覆你的,往往是你曾經看輕的東西。白手起家的“草根巨頭”們,比誰都深諳其中道理。

於是,便有了那時幣安決定做如今看起來毫無優勢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這廂火幣啟動了看起來離我們貌似遙不可及的“自金融”公鏈。

未來來得遠比你想的快。

也許上面討論的東西在你看來遙遠得難以想像,若往近看,你會發現火幣公鏈會怎麼擴寬HT的流通場景。火幣HT區已於昨日上線,包括HT與7種數字貨幣的交易對;此後容易想到的火幣生態場景包括:項目用HT募資,上線火幣Hadax前利用HT質押投票上幣,憑藉HT在火幣公鏈上做開發。如此形成閉環。

image.png

單獨以火幣自己的力量是沒法做公鏈的

Huobi Chain此次“民選CTO”的玩法跟EOS超級節點競選有有異曲同工之處。 EOS的社區建設之所以成功,簡而言之就是BM+BB(分別是EOS開發團隊Block.One的CTO和CEO),分別代表著一個能動員社區的技術天才和令人拍案叫絕的運營手段。

EOS是史上最大ICO項目,其眾籌融資過程長達一年、不設上限;並且設置競選機制,讓超級節點競選變成了一場社區大動員。前者使代幣的分發更為分散,加長了項目發酵時間;後者讓候選節點變成佈道者為項目做宣傳,擴大社區半徑。如今火幣公鏈顯然在用類似的做法,選舉造勢;造勢自然擴大社區。

技術上,火幣公鏈這次,大概是希望以“民選CTO”的方式,再造一個EOS

火幣公鏈“技術領袖”挑選,同樣採用了競选和投票等概念。蔡凱龍表示,火幣內部討論時確實借鑒了很多公鏈的做法,主要是在社群運營等方面。 “EOS的成功給了我們很大觸動。”

交易所並非技術驅動的生意,公鏈開發則繼續大量技術人才。蔡凱龍也坦承,公鏈底層技術人才是火幣做公鏈的短板之一。公鏈項目一重底層技術,二重社區運營。因而,“單獨以貨幣自己的力量是沒有辦法去做,因為這個是一個Public的事情,需要社區的力量。”

然而,依靠這種民主海選的方式,真的能為火幣公鏈選出最合適的技術領袖嗎?

“我個人覺得,坦白說,我也會擔心,真的可行嗎?從火幣的角度,我們就準備做一場社會實驗。”

無論是陳光還是蔡凱龍,他們個人都認為,未來的社會很可能不是完全去中心化,可能是經過博弈、碰撞之後,找到中心化與去中心化之間的平衡點。這需要實踐和時間去尋找。

為了規避“過度民主”帶來的弊端,將有理事會制定領袖競選的規則並監督項目進程。理事會要製定合理的門檻和標準,保證參選人技術上達標;但作為一個公鏈領袖,光是技術不夠,還需要有動員能力、領導能力等,才能帶領團隊和社區建設公鏈,因此投票也必不可少。理事會也需要製定投票規則。

簡而言之,理事會有點像美國的“聯邦選舉委員會”。陳光錶示,理事會成員由火幣指定,在全球範圍內找尋區塊鏈領域知識深厚的技術專家,火幣集團在理事會中會有兩個席位。理事會中不排除會有現有公鏈發起人;火幣也可能定向邀請技術人才來參加公鏈領袖選舉。

類似EOS開發團隊中,BM包括了10%的EOS,也制定了大量的規則,作為公鏈參與方之一的火幣,也給自身保留了一定的話語權。當然,作為火幣公鏈的發起人,火幣會為公鏈傾注自身資源,這也是火幣認為自身建公鏈的優勢所在,“我們有足夠的資源,很容易形成一條龍服務”。比如火幣自身擁有資本、生態等業務板塊,可以為公鏈提供融資和應用場景相關的對接服務。

image.png

火幣美國已有當地幣幣交易執照

公鏈似乎為火幣的產業鏈佈局扣上了幾位關鍵的一環,但不要忘記,這家交易所同時再也進行著大部分中國互聯網公司正在做,卻又舉步維艱的事情:國際化。

蔡凱龍告訴星球日報,火幣目前的戰略重點,可以總結為兩個維度:橫向國際化——進入更多國家,服務當地客戶;縱向全生態化,產業鏈化——以交易所為核心,發展上下游產品。

6月4日,火幣宣布了自身的定位是數字資產金融服務商。這幾個字前,還有“全球領先”這個修飾語。但交易量的領先與中國人口數量,及中國投資者佔全球比例高有關。在發布會現場,華人滿座,偶有西方面孔;上台的嘉賓也會直接說“現場都是華人,我就直接說中文了”。日、韓等地高頻舉辦的區塊鏈大會也是如此景象。

因而,在國際化這條路上,火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也許它不僅需要加強自身在當地的品牌認知度,甚至還要作為佈道者和啟蒙者去給當地政府介紹區塊鏈、教育投資者如何挖礦買幣。

根據蔡凱龍公佈的路線圖,目前火幣已經在美國、加拿大、德國等10個國家和地區設立辦公室。未來將進軍俄羅斯和德國。全球化數字貨幣交易所的必然選擇,在香港註冊的幣安,2017年9月幣安把辦公室從香港遷至日本東京,後來2018年3月因收到當地金融廳警告,幣安將總部遷到馬耳他;幣安還跟百慕大與烏干達達成合作。

image.png

跟幣安的島國路線相比,蔡凱龍將火幣的國際化稱為“大國策略”。至於原因,除了客戶和業務擴展考慮之外,他認為是因為火幣非常重視交易的合規性。 “我們現在在火幣美國已經有幣幣交易的執照,正在申請法幣交易的牌照。”



聲明: 本文由( 創投圈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鏈接: 專訪火幣CSO&公鏈負責人:交易所的自我顛覆之路